发表留言 刷新页面 |<返回首页
6914条 | 共分692页 | 当前第3页 | 首页前页后页尾页转到
 
『发言人』



c

地球“三高”堪称世界级难题

要钻这么深的井,需要利用强大的机器,钻透一层又一层坚硬的岩石。“在这个过程中,会遭遇很多世界级难题。”吉林大学副校长孙友宏介绍,其中就包括地球的“三高”问题。

第一“高”是高温。科学家预计,钻到地球深处超万米处,温度将达到300摄氏度以上。这意味着,钻探机器上所使用的孔底马达、震击器、轴承密封等材料得耐得住这样的高温才行。可惜现阶段很多材料的耐高温性能还没这么厉害。

第二“高”是高压。如果钻孔深度达到一万多米,预计井内泥浆压力将达到175MPa以上,地层压力将达到400MPa。而现有很多测量仪器所能耐受的压力为140MPa到170MPa之间。更要命的是,在高温、高压之下,岩石的物理力学性质会发生改变,容易破碎。一旦井壁岩石出现破碎,又会严重阻碍钻井施工的顺利进行。

第三“高”是高地应力。所谓地应力,是地壳内岩石在受到外力而变形时,各部分之间产生相互作用的内力。高地应力非常容易造成井壁垮塌、卡钻等井下事故。前苏联的科拉超深井和德国的KTB井,在6000米至7000米以下井段施工时,就曾因为高地应力频频发生事故,从而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经费。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23 17:32:07
 
『发言人』



c

地球平均半径6371千米,而当今世界最深的钻孔也就12262米。也就是说,人类花了大约300年,仅向地心钻进了大约0.2%。用中国科学院院士高锐的话说,“如果把地球比作一个鸡蛋的话,现在连鸡蛋皮都没钻破!”

这个12262米深的钻孔还是前苏联的科拉超深井创造的记录,迄今20多年无人打破。不过,11月15日召开的香山科学会议上传出令人振奋的消息,我国科学家们提出大胆设想,将在中国钻若干口超过万米,甚至打破前苏联科拉超深井纪录的特深钻孔。这将使我国的地球科学研究水平提升至国际先进水平。

寻找藏在地下的答案和资源

正如人最不了解的是自己一样,人类虽然世世代代生活在地球上,却对它所知甚少。很多看似很简单的地球科学问题,至今仍没有确切答案。

比如,地震的原因是什么?地壳中有什么样的流体?是什么力引发了造山运动?地壳中曾经和正在进行什么样的物理化学过程?

“如果能够打造若干条通往地球深部的通道,并在地层深处埋设长期观测的仪器,建立起对地球内部进行长期观测的网络,那么上述问题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回答。”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23 17:31:58
 
『发言人』



a

评标委员会由采购人代表和评审专家组成,成员人数应当为5人以上单数,其中评审专家不得少于成员总数的三分之二。
采购项目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评标委员会成员人数应当为7人以上单数:
(一)采购预算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
(二)技术复杂;
(三)社会影响较大。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22 12:38:08
 
『发言人』



a

第四十六条 评标委员会负责具体评标事务,并独立履行下列职责:
(一)审查、评价投标文件是否符合招标文件的商务、技术等实质性要求;
(二)要求投标人对投标文件有关事项作出澄清或者说明;
(三)对投标文件进行比较和评价;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22 12:37:15
 
『发言人』



对技术复杂、专业性强的采购项目

对技术复杂、专业性强的采购项目,通过随机方式难以确定合适评审专家的,经主管预算单位同意,采购人可以自行选定相应专业领域的评审专家。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22 12:34:40
 
『发言人』



a

评委员会及其成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一)确定参与评标至评标结束前私自接触投标人;
(二)接受投标人提出的与投标文件不一致的澄清或者说明,本办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的情形除外;
(三)违反评标纪律发表倾向性意见或者征询采购人的倾向性意见;
(四)对需要专业判断的主观评审因素协商评分;
(五)在评标过程中擅离职守,影响评标程序正常进行的;
(六)记录、复制或者带走任何评标资料;
(七)其他不遵守评标纪律的行为。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22 12:14:35
 
『发言人』



要自己碰

穆加贝1924年2月出生于一个罗马天主教的农民家庭。念过六年小学和两年师范,然后就在国内以及赞比亚、加纳等国的中、小学任教,前后约20年,其间又在南非念过一段时间的大学。
在加纳教书期间,他深受加纳开国元勋恩克鲁玛的泛非主义思想的影响,投身于民族解放运动。从1964年到1974年,穆加贝曾被白人统治者投入监狱达十年之久。他重视武装斗争,相信毛泽东的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他所领导的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解放军,是与罗得西亚白人政权斗争的主要力量。在后来解决津巴布韦问题的历次国际谈判中,他是态度最强硬的政治人物。
我曾经去过津巴布韦两次,分别是1986年陪李鹏访问非洲四国时路过哈拉雷,以及1995年参加一次国际会议。
总的感觉是,这个国家的经济形势每况愈下。到了2007年,竟出现了上百万人生活在饥饿之中。到了2009年,通货膨胀已经失控,政府不得不发行世界上面额最大的纸币100万亿津元,贬到最低的时候,100万亿津元也只能买半个面包。后来津巴布韦干脆放弃了货币主权,转而采用美元、南非兰特等货币。

邓小平口气十分平和地回答:“中国的改革也好,开放也好,都是坚持社会主义的。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现代化"。
穆加贝频频点头。
但邓小平马上解释了公有制的含义:“公有制包括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现在这两种所有制占整个经济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同时,我们也发展一点个体经济,吸收外国的资金和技术。”
好像为了说服穆加贝,邓小平补充:“更重要的是,从这些企业中,我们可以学到一些好的管理经验和先进的技术,用于发展社会主义经济。”
看到穆加贝目光中还有疑虑的眼光,邓小平又自问自答地说道:“中国会不会产生资产阶级?我看个别资产阶级分子可能会出现,但不会形成一个资产阶级。”
尽管邓小平对穆加贝做了耐心的解释,但执著的穆加贝似乎还是有点不放心,他又对邓小平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中国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将会给世界进步力量带来巨大损失。
此时,我察觉到邓小平的面部表情中有那么一丝不耐烦,这也是我多次给邓小平翻译中看到他的唯一一次不耐烦。
邓小平把自己的烟蒂在烟缸里掐灭,用浓浓的四川口音说了的这么一句话:“我们还有强大的国家机器。”他说得很响,很清楚。然后又说:“一旦发生偏离这个、这个社会主义方向的情况,我们的这个国家机器就会出面干预,把它纠正过来。”
邓小平以这样的口气,这样的措辞,谈这么一个敏感的问题,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邓小平接着非常诚恳地对穆加贝说:“穆加贝同志,在社会主义建设方面,我们的经验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都有用。但请你们特别注意我们左的错误。”
“我们都是搞革命的,搞革命的人最容易犯急性病。我们的用心是好的,想早一点进入共产主义。但这往往使我们不能冷静地分析主观客观方面的情况,容易违反客观世界发展的规律。”
好像怕对方没有听清楚。他又重复了一下:“希望你们多注意中国那些不成功的经验”。等我翻完这段话,他又补充,“外国的经验可以借鉴,但是绝对不能照搬”。
时间飞逝,很快一个小时就过去了,两人站起来握手话别。会见结束后,邓小平用毛巾擦了一下脸,说了一句挺狠的话:“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自己吃亏)。”
回顾这些往事,感触良多。我常想,如果穆加贝能够记取邓小平当年给他的忠告,也许津巴布韦今天就不至于陷入如此困难的局面。当然,津巴布韦乃至整个非洲面临的挑战非常复杂,绝大多数非洲国家尚未找到符合自己民情国情的成功之道,他们还在探索中,也许还要摸索很长的时间。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20 7:35:13
 
『发言人』



若与你作朋友

若与你作朋友


若与你作朋友,
绝不用你的美丽
来附丽我的雄心和刚气。
若与你作朋友,
绝不企盼,
庸俗得不能再庸俗的朝暮晨夕。
也不希冀,
浅斟xo、威士忌或者波提,
听着古筝
那月满西楼的曲子,
更不向往
以我的身躯和着你的美丽,
在舞池中
把人们的惊叹从容收悉。
若与你作朋友,
你必须是一棵竹子,
心底有节,
每一节都有傲然的骨气,
你可以优美如诗,
可以明媚俏丽...
而我是一旁的龙竹,
岩石、钢铁一样的意志,
叶茂根深,
磅薄大气。
根作壮丽的亲吻,
叶相诉在云里...
相互问候,
只用属于自己的语言,
没人译得出,
其中的深意。
我们也相互倾诉,
共同面对
寒暑、雷霆、风雨...
心永相依,
身永独立...


从秋走到冬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秋走到冬,
沿那海松滴翠的小径。
山径幽幽,
山色空朦,
相伴无言,
听松涛澎湃,
看山溪澄清。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秋走到冬,
沿那海松滴翠的小径。
树干红尽,
南翔雁鸣,
相伴无言,
看天高云淡,
听瑟瑟秋风。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秋走到冬,
沿那海松滴翠的小径。
山中飘雪,
雪色晶莹,
相伴无言,
看松裹银装,
听落雪声声。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秋走到冬,
沿那海松滴翠的小径。
远山皑皑,
天地空溟,
相伴无言,
任你牵我的手,
看你明媚的眼睛...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17 22:04:46
 
『发言人』



国家性格

因人成事,因性格分析国家。今天中国要对付列强,也得分析下它们的国家性格。

简而言之,对付美国,先周边,后中心,先收回台湾,搞定日韩(比如早前中国推动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区、中日韩一体化),平服亚洲再说。

不急于一时,不在意一城一池,跟他搞慢慢战,一点一点建立比较优势,特别是在科技制造领域。

时间在中国这边,绝对不可以建功心切。

但是特朗普的减税、制造业回归、战略回缩的做法,从长远看,确实远比小布什、奥巴马头疼得多。中国税务老爷的脸,有的改了。

对俄罗斯呢?只可顺守,不可逆取。

俄罗斯民族生于北方辽阔的苦寒之地,性格彪悍,喜欢烈酒与硬来,容易急躁。历来强攻俄罗斯必败。

拿破仑大军春天出发,一直打到冬天,虽然攻下了首都莫斯科,却还是拿不下俄罗斯,也因此埋下了法兰西帝国覆亡的命运。多年以后,希特勒的闪电战打遍欧洲无敌手,同样一入俄国深似海,虽然初期包围重创了苏联,成百万地围歼苏军,最终还是在冬天灰溜溜撤退了,一样踏上了德意志帝国倾覆的末路。

清朝中下期以来,俄罗斯割走了中国1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能拿回来吗?难。好在俄罗斯人口只有1.5亿不到,还一直负增长,而国土又那么超级大。中国就这样跟它耗着吧,看谁耗过谁?对俄罗斯就是剩者为胜。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17 16:00:11
 
『发言人』



四霸

40多年前,朱德、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老帅,曾用三国时吴魏蜀的三角关系,分析当时中美苏对弈大势,进而得出改善对美关系、消弭苏联兵临边境危局的战略结论。

今日世界是不是又回到三国演义的情形了呢?

不太一样。

中国已经不是1960年代的弱蜀,美国也不是上世纪的强魏,苏联更早已不是硬气的吴国。

现在这种局面,倒是很像春秋五霸。

只不过当时的春秋时代实际上没有五霸,宋国从来没啥霸业,乃是后人拿来凑数的。春秋五霸其实只有四霸,即: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

假如要对位的话,那么谁是谁呢?

对位四个:美国、中国、俄罗斯、欧盟。
Email QQ 主页 发表于:2017/11/17 15:52:29

Cute Guestbook [V2.0]版
技术支持:春雨 | Email:
chunyu56@hotmail.com | QQ: 1772574
页面程序执行耗时:71.0449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