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
  致燕妮

之一

燕妮啊,欢笑吧!
你也许要惊奇: 为什么我的诗篇
都用同一的标题《致燕妮》?
世界上唯有你呀,
是我灵感的源泉,
快慰之神,希望之光,
照耀着我的心灵之窗,
从你的芳名中我看见你杰出的形像。
燕妮──这是两个多么奇异的字样,
它的每个音节都美妙悦耳,
像是金弦琴的清音嘹亮,
宛如神话中善良的仙灵,
仿佛是浮动在春以夜的月影,
到处为我歌唱。

之二

你的名字,我要写满千万册书中,
而不是只写几页几行。
让书中燃烧起知慧的火焰,
让意志与事业之泉迸涌喷放,
让现实的一切显露出它那不朽的容貌,
让诗的圣坛、宇宙的永恒之光,
天神的欢笑和尘世的悲哀,
全都展现在世界上。

燕妮这个名字,
我要在点点星光之下琅琅而读,
因为它是神风带给我的幸福。
我要永久一遍又一遍地把它歌唱,
直到人人皆知:
燕妮这个名字就是爱情的时候!

之三

语言是什么呢? 是为了荒诞和虚荣?!
它能否表达崇高的感情?
而我的爱情──万能的巨人
能把撑天的高山削平!
语言,这精神宝库的盗窃者啊!
它能把万物化为渺小和微薄:
因为它惧怕别人的轻视目光,
而喜欢炫耀自己的装潢。

燕妮哟,
如果我有雷鸣般的嗓音,
如果我有说仙语的神通,
那么,我就要用明如闪电的文字,
在全宇宙对你宣布爱情,
让全世界把你永志不忘。

 

 

 

 

 

||||||